螳螂躥林 Spurting through the Forest

雙手長劍在中國歷代一般為儀衛所使用的武器。劍刃之所以這樣長主要有兩個原因:1)長大的武器能覆蓋更大的範圍,更適合侍衛使用;2)彰顯衛士與所保護者(皇室或政府要員)的威嚴。明代的圖卷我們可以看到長大的長柄兵器或斬馬刀取代了長劍作爲儀衛用途的功能。

雙封 Double Closures

六合螳螂拳套路鍛煉的是身體的柔勁,又稱為“軟螳螂”,所以在套路演練裏很少有發出明顯剛勁的時候。六合螳螂的軟是在梅花螳螂剛的基礎上再進一步。梅花螳螂是以剛的打擊爲主,同時利用身體的柔勁去帶動身體的運動,使得動作連貫一氣呵成。梅花螳螂運動起來要有藕斷絲連的感覺,柔勁就是以充滿張力的“絲”去調動身體各部進行剛猛的打擊。六合螳螂則是利用同樣的原理去製造出不一樣、倒置的效果。它是以柔勁的運動爲主,以柔的絲包裹著剛勁去製造龐大的壓力。這稱為“棉裏裹鐡”。

崩步 Avalanche

崩步的中心思想在第一段,要求使用身體的動能高速的像山崩一樣輾壓對方以瓦解他的防綫。對方速退的話就跟隨他上步,如影如隨,不讓對方有喘氣的空檔。所以這叫做“崩步”,身法步法要活要快要猛,勁度乍看像瘋子一樣。這是梅花螳螂勁度的特色。

七長八短之説

張熙政1 傳統的「七長八短」 陳雲濤在《螳螂拳略論中》説道:「通背拳為七長之拳,而螳螂拳則七長八短,長短俱備,八剛十二柔,剛柔相濟,為短打之絕妙好拳」2。馬漢清在〈淺談螳螂拳的七長八短、八剛十二柔〉中提出長拳短打並不能計量區分,「七長八短」也無法精確說明,所以有「長拳即短打,短打即是長拳」之說,然後他再具體説明何謂「七長八短」3。 所謂的「七長」:

照面燈 Shining Lantern

照面燈手法簡單而言就是突然從中綫轉往外綫迎面一拳。六合螳螂的手法一般都是從中綫切入,少有外綫直接打擊。這是因爲梅花螳螂的外綫活動比較多,學六合之前必須熟習外綫活動,所以六合就不再重複了。這裏的照面燈有點像提醒修習者不要忘了可以在外綫活動的味道,要記得混合使用。

雙手帶斬馬刀 The Horse Chopper

補充幾點:

凡是武器的演練都應該是高動能、帶上衝擊力的運動並盡可能使覆蓋面更長更遠,因爲如果我們使用真實的兵器,真實的斬馬刀可以重達3公斤,再加上穿上約30公斤的鎧甲,沒有高動能、不放長擊遠就不可能再戰場上舞動這種武器,發揮它的效能。套路是爲了讓我們練習,讓我們適應某種條件,如果不配合原意去練習,那就會失去練習的意思。

Some Ideas to Reduce Police’s Excessive Use of Force 減少警察過度武力的一些想法

The use of excessive force is a widespread problem among almost all police departments in the world. There are many reasons behind this phenomenon; many of which are outside of our scope of discussion. The general public lacks the expertise in the use of force, and therefore it is difficult for people without this background to understand and come up with ideas to improve police training to lessen the problem.

八剛十二柔

「八剛十二柔」這一片語的文字記載最早見於明中葉俞大猷著的《劍經》,此著作並為戚繼光《紀效新書》所引用而廣泛流傳。俞大猷《劍經》談論的是棍法,所以要談論這概念必須先追溯俞大猷對棍法的理解與應用。俞大猷所用的説法,正式而言是「中直八剛十二柔」,中直是指棍的直殺,八剛是指棍打的八道路綫,十二柔是兩肩、兩肘、兩腕、兩胯、兩膝、兩足的柔潤運作方式。綜合起來就是透過身體各部的柔性運動,通過身體的彈性將各部位的勁度都發揮到棍稍打在八道路綫與直殺之上。